第3933章 一夢八千年


    白皓宇,易星辰,當初只是巔峰仙王之境。

     如今,成了玄塵閣副閣主?

     秦塵不由開口道:“那你們玄塵閣也不怎么樣啊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 王東愣了愣,仿佛看著傻子一般看向秦塵,嗤笑道:“我們兩位副閣主,如今都是仙圣七步之巔,隨時可能晉升為仙帝,你說不咋地?”

 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 秦塵目瞪口呆,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“你等會,等會……”

     秦塵覺得有點蒙。

     他只是沉睡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 估摸著大概幾百年時間吧,幾百年時間,按照他的推測,白皓宇和易星辰最多成了仙皇,與他一般。

     可現在看來,快成仙帝了?

     要知道,這可是還有頂尖仙王三層次,加上仙皇一大境,仙圣一大境。

     二人就算是造化帝體和三元道體,進步也不可能如此飛速。

     王東不禁嗤笑道:“你小子,純傻子吧?”

     “他二人不是巔峰仙王之境?”

     “你在說什么啊?”王東一臉鄙夷道:“八千年前,兩位副閣主是巔峰仙王,那都多早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 “不過話說回來,八千年時間,從仙王,跨過仙皇,成就仙圣七步之境巔峰,兩位副閣主在太神仙域,可是名氣大著呢!”

     王東叨叨叨的說個不停。

     秦塵突然呆滯在原地,茫然的看著四周,繼而聲音響起:我曹逆馬!

     “草,你敢罵我?”

     王東聽到秦塵出口成臟,當即呵斥道:“老子非得教訓教訓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是罵你!”

     秦塵急忙道:“我是罵……”

     秦塵說著,指了指腦袋。

     “你罵你自己?”

     “我罵我腦子里的玩意!草!被坑慘了!”

     秦塵做夢也想不到,他會一睡八千年!

     八千年啊!

     這他么……早就該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 他就在封神珠內,汲取了一顆星辰上黑石的星辰之氣,就過了八千年?

     這怎么玩?

     那以后,他萬一再被卷入其中,出不來了,搬運第二顆星辰的星辰之氣入自己魂海,那再過八千年?

     這樣一來,那封神珠內,無數星辰,他怕是還沒搬完,壽元就耗盡了!

     開什么玩笑!

     秦塵此刻心煩意亂。

     這封神珠,到底搞毛線?

     而就在這時。

     “師父!!!”

     一聲驚呼,在道路另一邊響起。

     王東幾人,紛紛目光看去,一時間不由一呆。

     那一行約么七八人,居中一位女子,此時目光詫然的看向秦塵,王東幾人。

     女子一襲白裙束身,粉衣披掛,模樣端莊之中透露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妖媚之感,青絲披落,僅僅用一條粉色的發帶系著。

     其鳳眸瀲滟,可奪魂攝魄,蕩人心神,唇若點櫻,引人無限遐想。

     其聲若黃鶯,酥麻入骨。

     其眼波流轉,勾魂奪魄。身材高挑的女子,體態豐盈,烏發如漆,肌膚如玉,美目流盼,眼眸之間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風韻,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仙花兒一般,美而不嬌,艷而不俗,千

     嬌百媚,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 這樣的女子,在任何時候,都會成為任何人眼中的焦點。

     自然,對男人的殺傷力最大。

     那種骨子里的媚與純,是天生而來,后天無法凝聚的,這是任何男子都無法抗拒的。

     女子目光直挺挺的落在秦塵身上,繼而蓮步輕移,跨步而來。

     王東幾人看到女子走來,當即心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,一臉緊張表情。

     “曲大師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師父。”

     女子來到秦塵面前,細細打量,上下瞧著,繼而眼中散發出興奮的光澤,呢喃道:“真的是你,你……你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 秦塵看著眼前妖媚與清純并存的女子,一時間也是愣了愣,不由道:“煙兒……你怎么在這里?”

     “師父!”

     女子登時撲上前來,雙臂展開,牢牢的抱住秦塵,貼在秦塵身上。

 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王東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而隨著女子到來的其他幾位同伴,亦是一一傻在原地。

     而其中一名身著青色對襟服杉,頭戴玉冠,腳踏青靴的俊美男子,眼眸之中,驚愕間有著幾分嫉妒。

     大道邊,二人就這么相擁。

     不必說,這貌若天仙,純而妖媚的女子,正是秦塵曾經的弟子,現今的夫人,曲菲煙。

     曲菲煙死死的抱著秦塵,生怕秦塵會跑了一般,驚喜萬分道:“你什么時候醒的?牧玄辰是干什么吃的,怎不通知我?”

     曲菲煙雖比秦塵矮了半頭,可此刻秦塵雙手被鎖鏈束縛,任由曲菲煙死死抱著自己,腦袋貼著其胸膛,一時間感覺有點要被悶死了。

     “那個……煙兒……你輕點……我骨頭要斷了……”

     曲菲煙這時松開秦塵,玉手捧著秦塵臉頰,瞇著眼笑道:“師父,你還是沒變。”

     被曲菲煙那一雙眉眼盯著,秦塵咳了咳道:“看你倒是氣質升華了許多。”

     “哪有的事。”曲菲煙不由哼了一聲,繼而道:“煙兒缺少師父的滋潤,都快干涸了!”

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一旁,王東幾人聽到這話,當即臉色燥紅。

     這話是他們幾人能聽的嗎?

     整個太神仙域,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娶曲大師呢,可曲大師素日里冷冰冰的,可是讓不少人都懊惱無比。

     現在竟是對著秦塵,如此不拘一格。

     曲菲煙看著秦塵好半天,卻見秦塵并未抱住自己,不由低頭看去。

     “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曲菲煙看到秦塵雙手被束縛,當即目光轉向一側。

     王東立即道:“曲大師,這個秦塵,自稱是閣主兄長,我們問什么,他都不知道,我們懷疑他不懷好意。”

     聽到這話,曲菲煙抬手便要打王東一巴掌。

     秦塵卻是急忙道:“他不知道,別懲罰了,挺負責任的弟子!”

     曲菲煙看向王東,當即道:“算你走運了,他叫秦塵,是我的師父,也是牧玄辰的兄長,是你們兩位副閣主的大恩人,你們知道嗎?”

     此話一出,王東當即身子一軟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 秦塵上前,攙扶起王東,笑了笑道:“別怕了,你做的很好!”

     王東顫顫巍巍道:“秦……秦大人,我……我……那個……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 曲菲煙抿嘴笑道:“好了,我又沒怎么你,看你嚇的……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屬下叫王東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我記住了,回頭告訴牧玄辰,獎勵你,不過下次可記住了,別抓錯人了!”

     “記住了,記住了!”王東急忙點頭。秦塵不由看向曲菲煙,問道:“你好像對玄塵閣很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