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干大事


    “什么?回家?咱們不是應該趁機去見圣女嗎?”顧辭詫異的看著圣子,仿佛沒有聽清似的,這個回答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 他本以為圣子會趁熱打鐵,直接去血池先見一下圣女,畢竟圣子來神府就是為了圣女的,可圣子這么久都沒有去血池一次,讓他始終有些不解。現在好不容易有這么一個機會,卻要就這么白白錯過,讓他更是有些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 “我和大祭司說了要去血池見圣女,可我沒說什么時候去見,就讓他慢慢等著去吧!”李振邦挑了挑眉毛,很是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 別看李振邦表現出一副玩世不恭,仿佛是在戲耍大祭司的樣子,其實他心里面和明鏡似的。

     現在并不是去見圣女的最好時機,大祭司肯定會格外留意血池和圣女,他想要在這個時候搞些動作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反正他去見圣女的話已經撂下了,大祭司也沒有出言反對,而且圣杯還沒有投入使用,所以他可以再拖延一下等等看看。

     經過他這么一鬧,他相信,大祭司絕對不敢現在就將圣杯拿出來使用。他表現的已經夠混了,都打起了亡靈族寶庫的主意,他不相信大祭司還敢輕易將圣杯拿出來使用。大祭司要是敢拿出來,他就敢將圣杯再拿走一次!

     看到圣子不急于去見圣女,顧辭等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氣。他們雖然不知道圣子為什么不去見圣女,但是他們知道,圣子不去見圣女,就會減少和大祭司的沖突。沖突越少,那刀槍相見的日子自然就會被延后,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“那咱們快點兒回去吧!正好大家都需要好好休息一番,今天給大家帶來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!”顧辭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道,他真害怕圣子突然變卦,再帶著他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其他人顯然也已經體會到了顧辭的用心良苦,同樣不希望圣子再搞出什么事端,于是紛紛附和起來。

 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圣子很是老實,連門都沒有出,只是在房間里沒日沒夜的修煉。

     在顧辭他們看來,圣子應該是被現實打擊到了,畢竟大祭司勢力的強大不是他們可以輕易抗衡的。

     不過他們也樂得清閑,總比跟著圣子繼續去找大祭司的麻煩要好。在他們看來,其實那根本就不能算是找麻煩,那簡直就是在用生命進行瘋狂的試探。

     好在大祭司也沒有派人來找麻煩,仿佛之前的事情什么都沒有發生似的。顧辭等人盡管有些提心吊膽,但還算是過的比較舒坦。

     顧辭等人這幾天過的很舒服,可有些人過的就不舒服了,比如說給大祭司看守死神殿的那兩個圣級強者。

     圣子說要去血池看圣女的當天,他們就被派到了血池監督圣女,確切的說是監督圣子,以免圣子再鬧出什么風波。

     可是圣子說過要去以后就沒有了動靜,他們就只能在血池死磕。既不敢休息,又不敢修煉,生怕錯過圣子,或者是被圣子鉆了空子。

     當然,他們也可以命令其他人替他們監督,有事情第一時間通知他們。可他們是犯過錯被懲罰的人,生怕再出什么簍子,與其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別人,遠遠不如掌握在自己手中,所以他們只能硬撐。

 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的等待,他們圣級強者的身份自然沒有什么問題,問題是他們在等待的期間,總是能感覺到圣子的氣息若隱若現。可當他們仔細搜尋的時候,圣子的氣息又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 一開始他倆都以為是自己神經緊張的錯覺,可是一個人有錯覺還說得過去,總不能兩個同時出現錯覺了吧?更何況他們還是圣級強者,圣級強者出現錯覺的概率那更是微乎其微,兩個圣級強者同時出現錯覺,那簡直是幾乎為零的概率。

     他們向身邊的人求證過,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或者沒有感受到。他們詢問的人之中不乏駐守在血池的其他圣級強者,合著只有他們才能感覺到圣子的氣息,而據他們所知,圣子似乎并沒有離開過住處,這可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情。

     他們有心想要把這個情況報告給大祭司,但別人都說沒有,他們說有,而且還拿不出任何證據。那他們以后別說回去守衛死神殿了,就是能否回到大祭司身邊恐怕都是問題了。

     所以他們只能更加小心謹慎,始終不敢懈怠,精神力一刻不停的在血池周邊巡視。同時對圣子的氣息更加留意起來,爭取抓圣子一個現形,至少也要找到一些有力的證據。

     可接下來的幾天,無論他們如何努力,都始終沒有感覺到圣子的任何氣息,就在他倆以為沒事的時候,精神出現片刻松懈的時候,圣子的氣息就會突然出現,然后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 如此反復數次,兩個人被圣子折騰的可以說是生不如死,可又不敢放松,兩個人的精神力消耗的很厲害,感覺腦袋都要快炸開了,可卻始終沒有發現圣子的任何蹤跡。

     如果說圣子是光明正大的來,那他倆只負責監督就好了,可圣子總是這么偷偷摸摸的出現,又莫名其妙的消失,這讓他倆心中始終懸在那里,他倆不相信這其中沒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 這期間,亡靈圣戰士沒少埋怨亡靈圣魔導師,越是困難不舒服的時候,這種埋怨就變得越多,從雞毛蒜皮到這次的被拖累。兩人看著彼此的眼神不再像以前那樣默契,彼此之間的關系也開始變得微妙起來。

     不過現在他倆的愿望倒是很統一,那就是都希望圣子趕緊來看圣女,他倆好快點兒完成任務回到大祭司身邊。

     他倆甚至想過主動去找圣子,讓他快點兒來看圣女。他倆害怕繼續這么拖下去,時間一長,他倆先扛不住了。萬一到時候圣子來了以后,再出點兒什么差錯,他倆可就徹底完蛋了。

     和這兩個人過的不同的是,顧辭四人這段時間的小日子過的有聲有色,彼此間也變得越來越默契了,至少曾經發生過的那些矛盾幾乎沒有再出現過。

     要說這段時間獲益最大的人,當屬強操,不是說強操的實力得到怎樣的提升,而是又有不少人選擇投靠到了他的麾下,其中不乏幾名實力不弱于他,但是在神府中卻沒有什么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 此時顧辭等人心中都暗暗向死神祈禱,希望圣子永遠都不要出關,大祭司能徹底將他們遺忘,這樣的休閑的日子可以繼續過下去。他們感覺自己從來都沒有這么虔誠過!

     不知道是死神沒有聽到他們的愿望,還是被派去血池的兩個人的愿望更加強烈,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中午,李振邦終于從他的房間中走了出來,伸了個懶腰,打了個哈欠,然后大聲吆喝了一嗓子,“大家都集合了!咱們要出門干大事了!”

     顧辭等人心臟抽搐了一下,心中同時閃過一絲不安,顯然他們的愿望落空了,不出意外的話,圣子這是準備要搞事情了!

     “圣子大人,您這精神頭兒不錯啊!看樣子,這段時間您休息的應該挺好啊!”強操急忙湊了過去,臉上一臉諂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強操和其他人一樣,自然不希望圣子出關,帶著他們去挑釁大祭司,可要說對見到圣子還有所期待的話,那就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 強操之所以想要見到圣子,是因為他要向圣子匯報他這段時間的成果,希望可以得到圣子的肯定和表揚。

     果不其然,聽到了強操的情況以后,李振邦對他大加贊賞,并且讓顧辭等人向強操學習。勸告他們不能只顧著修煉,忘記了招兵買馬,想要和大祭司對抗,僅僅靠著他們幾個人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 顧辭心中很是無語,如果他們都像強操那樣招兵買馬,就算是人數再多,那也只是烏合之眾。

     別說和大祭司對抗了,就是大祭司露個面隨便嚇唬嚇唬,估計那些人就會全都臨陣倒戈,最好的情況估計也就是繳械投降兩不相幫。

     至于敢拿著武器和大祭司的人,甚至是大祭司對抗的,顧辭并不抱任何幻想。沒錯,就是幻想,不是希望。連幻想一下顧辭都做不到,更不要說對那些人抱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 “圣子大人,您剛才說要干大事,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大事啊?”得到圣子的認可和鼓勵,強操的心情可以說是一片大好,顧不得許多,搶在顧辭前面激動的問道,儼然一副圣子麾下第一人的架勢。

     顧辭沒有和強操計較,一個是他們之前都約定好了,要同心同德,共同輔助圣子對付大祭司,再一個圣子剛剛夸獎過強操,讓讓他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 “我們去血池找圣女!”李振邦微微一笑,眼睛里閃過一絲激動和興奮。

     他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,上一次和大祭司分別以后,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見圣女,可他最終還是忍住了。現在他終于準備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