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54章 残暑(4)


冇城的这场慈善拍卖晚宴每年夏末都会举办一次,能列席的嘉宾,都是颇有影响力的人物。今年拍卖的主要是摄影作品,善款用于助学济贫等公益事业。

陆玲玲曾代表灿基金参加过一次晚宴,但是那次,她的座位被安排在了极不起眼的角落。这次就不一样了,她坐到了前排,毕竟,她是代表新灿教育第一副总裁安灿来的,她陪同的是新灿教育总裁林一曼,所以,她能够堂而皇之地坐在本属于安灿的位置,接受一众嘉宾的注目礼。

比起陆玲玲的安之若素,主角林一曼却有些坐立不安,只强撑着精神应对。今天是周末,公婆会送佐佐过来,林一曼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佐佐了,她很想早点回家。女儿佑佑呢,近来变得越来越黏人,只要林一曼在家,佑佑总是抱着她不撒手。

“接下来这幅摄影作品,对在座的某位嘉宾来说,一定具有特殊的意义……”台上,主持人正介绍着拍品,“它见证了两位创业者的奋斗史。下面,请我们的工作人员拿上这件作品。”

两个漂亮的礼仪抬着大相框出来了,有些漫不经心的林一曼只低头摆弄着她的手机,陆玲玲却看清了那张照片,这轮的拍品竟然是安灿和于新的一张合影。照片颇具年代感,年轻的安灿正将怀里的广告传单分发给过路的行人,她的身后是一辆自行车,车筐里放着一叠传单,而推着自行车的恰是于新。摄影师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于新正微笑着看向安灿。

“今晚,我们有幸请到了知名摄影师钱民老师,这张照片就是他的作品,欢迎钱民老师上台,跟我们讲讲照片背后的故事。”主持人继续在台上说着。

“林总……”陆玲玲小声提醒林一曼,“这轮的拍品和我们新灿有关。”

林一曼慢慢抬头,接着看到了那张照片。

“我最近在整理早年的胶片摄影作品,才发现这幅作品里的两位主角是新灿教育的创始人于新和安灿。我给作品取名叫《明天》,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名字,也正是因为两位年轻人的努力,才有了如今的新灿。很遗憾,于新先生在年前离开了我们,安灿女士……今晚似乎并不在现场,”钱民的目光对上了林一曼的,“不过,主办方告诉我,新灿教育的林总来了。如果林总喜欢,我愿意将作品无偿赠予她。当然,我会拿出另外一幅作品作为拍品,不会影响此次慈善拍卖。林总,你愿意收下这幅《明天》吗?”

主持人殷切地看着林一曼:“相信林总肯定很喜欢这幅作品,林总?”

见林一曼懵在一边,陆玲玲忙站起解围:“林总很喜欢《明天》,但她希望按照慈善拍卖的流程来,她要亲自拍下这幅作品,表达对钱民老师的敬意,也是对新灿两位创始人的敬意。”

有人带头鼓掌,瞬时,掌声雷动。林一曼的视线渐渐模糊,耳畔只是嘈杂,仿佛在这一刻,她看不见也听不见了,周遭的一切都和她无关。但她心里明白,这一切明明又都和她有关。

林一曼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拍下那幅《明天》的,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家。她只记得,当她恍恍惚惚进了家门,恍恍惚惚接了个电话。电话那头,是任意,他说他就在她家楼下,是送佐佐回家的。

原来,于家二老舍不得佐佐,本想明天再送孩子过来。没想到佐佐悄悄溜出来了,决定独自回家。是任意的妹妹发现了这个孤零零走在大街上的孩子,当孩子说出他的妈妈是新灿总裁林一曼时,妹妹马上联系了任意。

而于家那头还有意隐瞒,佐佐保姆王姐的手机都被他们藏起来了,生怕孩子走丢的事被林一曼知道。于母振振有词,佐佐戴的儿童手表有定位功能,他们肯定能找到他的,不想因为这个影响林一曼的工作。林一曼气极,佐佐万幸是遇到任意的妹妹了,要是遇到什么不怀好意的人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那任意的妹妹约莫二十来岁,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林一曼。孩子已经送到,任意拉了妹妹要走,不想,妹妹却怯怯地问林一曼:“林总,我知道现在问这个不太合适,但我还是想问……你之前在冇城一小当过语文老师,对吗?”

“是,怎么了?”

“我是任思,当时在六年三班,你来我们班代过几节语文课。”

“任思……六年三班……”这些对林一曼来说,实在是太久远的回忆了。

“我们班的语文老师姓赵,赵老师生病了,你代了她一个月的课,我……”

“思思,我们别在这打扰林总了,先走吧。”任意忙道。

“等一下……”林一曼看着任思,“你居然还记得我?”

“记得记得,不但我记得,我们全班同学都记得。因为你和赵老师不一样,你上课的时候从不照本宣科。我在你的课上看小说,被你抓包了,你非但没有批评我,还给我拟了个书单,让我看点正经书。林老师,我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,读的师范,如果顺利的话,以后我也会是一名老师。”

“好……当老师挺好。”

“我在新闻里看过你的照片,也知道你是我哥的老板,但我不敢相信你真的就是我们的林老师……我还想着,可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同名同姓,长得又很像的人呢。”

“我自己也不敢相信。谢谢你,任思,谢谢你还记得我。”

任意和任思前脚出了门,林一曼的大姑子于慧就到了。那于慧黑着张脸,一进门就叫嚣着:“林一曼你玩什么上纲上线呢,你想把佐佐带回来养,你直说啊,犯不着挑我爹妈.的理。”

这晚,林一曼心内五味杂陈,情绪累积已到极点,她实在忍不住了:“他们差点弄丢我儿子,你说我这是在挑理?”

“他不是你一个人的儿子,他是于新和你的儿子。但凡你心里有于新,你就应该体谅那两位已经失去了儿子的老人。他们是佐佐的爷爷奶奶,难道他们还会害了孩子不成?我妈一接完你的电话,说是以后佐佐再也不能跟在他们身边了,她的血压一下就上来了,这会儿还躺在医院里观察。万一她有个好歹,谁来负责?你也是当妈.的人了,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?”

“你说完了吗?我累了,请你离开我家。”

“是啊,你家,我差点忘记了,这套我弟弟挣钱置办的豪宅,它现在是你一个人的家。”

“没错。所以,请你离开。”

于慧冷笑了两声,说道:“要知道你这么狠心,当初他想悔婚的时候,我就不应该劝他。”

“你说什么?你把话说清楚!”

“你还不知道吧?当年他喜欢的人是安灿,他想娶的人是她。怎么样,我说得够清楚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