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53章 残暑(3)(1 / 2)


今天,安灿本要和林一曼一起出席某个慈善拍卖晚宴。她们同时出席,既能打破先前种种关于她们不睦的传言,对新灿的正面影响力也有助益。除了这些,安灿之所以要陪林一曼出席,多半也是担心林一曼不适应这种场合。不过,从林总裁这几天的表现来看,安灿的顾虑显然有些多余了。加之安灿已经好几天没陪家人吃饭了,她索性将慈善拍卖晚宴的活动给推了,让陆玲玲代为参加。

话是这么说,安灿刚准备离开办公室时,有人过来汇报工作,那么一耽误,等她驱车离开新灿大厦时,夜幕早已低垂。

安灿回到半山别墅,走进餐厅,只见安母独坐在餐桌旁。

“安总,你可算是回来了,”张姐从厨房走出,“大姐说了,你和刘医生要是不回家,她就不吃饭,要一直等……”

安母示意张姐噤声,随后抬头看安灿:“刘瑞也不知怎么了,电话都不接。”

“他还没回来?”

“要是他回来了,那我还这等什么?”

“不是,妈,你……”安灿无奈一笑,抬手看表,已过晚上八点。

“他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?”

“不会的。”

“不行,”安母站起,“这样,你陪我去趟医院,我们去找他。”

“妈……”安灿摇头,“你就别去了,我去一趟。”

“安总,你先吃两口再去……”张姐的话音未落,安灿就转头离开了餐厅。

张姐看着安灿的背影,对安母道:“大姐,安总还饿着肚子呢。”

“总是别人在关心她,她也应该学着关心关心别人,”安母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他们俩最近……住一起吗?”

“有时候也分房,不过,大部分时间都住一起。自从你来了,他们俩要好了不少,真的,大姐,我没骗你。”

“他们能不能好下去,怎么个好法,这些,我这个当妈.的也不能干涉太多……”

“该干涉就得干涉!”张姐笑道,“大姐,得亏是你,你没来的时候,我都急死了,但我只能干着急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我们吃饭。”

“不等他们了?”

“不等啦。”

……

安灿上次专程到医院找刘瑞,还是在他们的恋爱期。她喜欢看他穿白大褂的样子,加之他在呼吸科,大部分时间都戴着口罩,他露出的那双的眼睛,既凌厉却又藏着不易被察觉的温情。他们走在医院里,遇到相熟的同事,他便迫不及待向人介绍她,恨不得告诉全世界,她是他的女友。

那时候她真年轻,年轻到对自己的自私不以为然,年轻到以为她对他的那点喜欢和好感就能成就婚姻,或者说,她根本没把婚姻当成什么特别重要的事。直到现在,在他们婚后的第七年,她才意识到,她有多自负,就有多无知。王开说她被困住了,而困住她的,恰恰正是她自己。

安灿一脚踏进刘瑞的办公室,只见他身边立着个年轻的女医生。女医生正絮絮叨叨说着什么,他时而皱眉,时而微笑。安灿再定睛,只见他的右胳膊上绑了绷带。她要开口叫他,他刚好抬头看到了她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刘瑞站起。

“谁啊?”那个女医生先把刘瑞摁回座椅,继而转头看向安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