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39章 暮春(4)


保姆张姐端上了最后一个菜。

长餐桌旁,只坐了两个人。一个是安母,另一个则是刘瑞。

“妈,我们先吃。”刘瑞一边说着话,一边从张姐手里接过汤勺,给安母盛了碗汤。

安母对这碗汤并没兴趣,问道:“她还没回家?”

“公司那边有事,安灿要晚点才能回来,她刚才给我打过电话了。”

“又是有事,又是晚点才能回家……嗯,这个世界离了她就不能转了,她比总统都忙。”

“等她回来,我说说她。”

“你说她?”安母苦笑,“她要能听你的劝,也就不会这样啦。算了算了,我们吃饭。”

安母是月初来的冇城。自她来这里,冇城的雨就没怎么停过,而她的女儿,也像这场不停歇的雨,一直在外面忙。晚归,对安灿来说,是一种常态。

昨天安母和张姐闲聊,张姐说漏了嘴,听那意思,要不是安母过来常住,安灿都未必会回家。安母趁此机会套话,才得知,女儿和女婿前段时间闹过离婚。想来,是因为安母突发的那场病,这小两口才貌合神离地将就到现在。

安灿从小就独立,并不是那种会和母亲交心的女儿。安父和安母的性格都偏感性,偏偏这两人的孩子,却理性得有些过分。在安母的记忆里,女儿唯一一次感性,就是当年和于新、林一曼一起来到了冇城。

世人谓我恋长安,其实只恋长安某。

这句话,安灿曾写在寄给安父的明信片里。遗憾的是,安灿恋着的那个人,他最终娶了另一个女孩。在同一年,安灿通知父母,她也要结婚了,对方是位医生。直到婚礼那天,安母才第一次见到她的女婿。她和安父都很满意。而她最希望的是,女儿对这段婚姻同样是满意的。

不过,女儿追求的,和她这位母亲所期望的,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车道。

婚姻并没有改变女儿,没有让她从琐碎庸常中获取常人都有的那种幸福感,相反,在某种意义上,婚姻成为了女儿的束缚。但是安母,她仍想试试,想把女儿从那条快车道上拉过来。这件事,在安父出事故后,她就曾努力尝试。安母以为自己的决绝,可以让女儿明白,除了她那不知何处才是尽头的理想之外,她还应该有自己的生活。

这一晚,女儿过了零点才回家。雨已经止了,这个家里,静谧异常,只有女儿的脚步声。听得出来,她的脚步很轻。那脚步在安母的房门前顿了顿,接着,便往书房方向去了。

……

莉莉安怀孕门事件,在林一曼下场后,彻底升了级。互联网是有记忆的。舆论导向,很快就引到了新灿这里。于新自杀、内斗八卦、林一曼上位,再往前推,便是安灿的裁员风波。一直遮遮掩掩的临城分公司舞弊案,也被扯了出来。于私,这将严重影响林一曼和她家人的生活。于公,对新灿的上市势必会造成负面影响。不管莉莉安背后的那些人是谁,总之,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。怀孕门和舞弊案,里应外合,杀了安灿一个措手不及。只有揪出藏匿于暗处的那个人,新灿才能拨云见日。

安灿的偏头痛犯了,她吞下一片止痛药,正要拿水,她的手上就多了个盛放着温水的杯子。

“先放轻松,好好睡一觉。”给她递水的是刘瑞,他正关切地看着她。

她嘟囔着:“你怎么还没睡?”

“听到你进书房了,过来看看。”

“我妈怎么样?她这几天好像要去医院复查,是吧?”

“预约了明天,我会陪她的。”

“本来应该我陪着的,但是……”

“新灿又上热搜了,你走不开,我知道。别在这待着了,去睡觉吧。我睡客房,不打扰你。”

“刘瑞……”安灿欲言又止,却见刘瑞已轻轻掩上房门,转身离开。

在海市过完春节后,安灿和刘瑞再也没有提过离婚的事。虽没再提离婚,可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终还是那壶怎么也煮不开的水,不温不火。安灿从市中心的公寓搬了回来,和原来一样,还是跟刘瑞分房而居。算起来,他们分房已近两年。直到安母到了冇城,这对夫妻才极有默契地住到了一起。但也仅仅是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
安灿和王开简单通了个电话后,她便到了主卧。大浴缸里,热水已经放好,边上摆着还有余温的花茶。这味花茶,是刘瑞才知道的配方,可以缓解偏头痛。就好像,在有些清晨,她想起来了,也会帮他选一件得体的衬衫。当然,相比起来,他付出的要多很多。

其实,她能感觉到,他们都在尽力。只可惜,他们的关系,是一个无法100%缓冲的进度条。有些时候,甚至都到了99%,却也只能是99%。

……

冇江边的露天大排档,烟火缭绕里,总是坐着那么一群不想回家的人。

夜跑的任意,又一次在他想不到的地方“找”到了那位奇奇怪怪的女总裁。戴着大檐帽的她,独坐在江边的长椅上。就这样,任意把她领到了附近的大排档。他告诉她,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。

林一曼已经很久没在大排档吃过东西,更别说喝啤酒了(喝啤酒最易发胖)。多年以前,江边还没有樱花跑道,也没有景观灯,她也曾是这些大排档的常客。或是她发工资了,或是于新和安灿有了进账,他们都会选择来这里打牙祭。她一直没告诉他们俩,她喜欢的并不是油汪汪的烤肉串,她喜欢的是他们大快朵颐的样子。

“更糟了,对吗?”林一曼突然问任意。

他放下正专心吃着的那串烤牛肉:“也没那么糟,总有办法的。你……你相信他吗?”

“谁?于新吗?”林一曼揉捏着喝空的易拉罐,“我想相信。”

“应该怎么理解这句话?”

“你还年轻,没经历过婚姻。婚姻里,裹挟着美好和幸福的,有猜疑,有疏离,有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。总归,在别的关系里有的,婚姻里都会有。所以,有些时候,只能选择相信。选择相信,会让我自己好受些。”

“为了相信。”他举起手边的易拉罐。

她笑了笑,爽快地抓过一罐新的,利落打开:“为了相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