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37章 暮春(2)


“去年11月份,新灿教育总裁于新自杀,其妻林一曼临危受命,成为新任总裁。林一曼这位本应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,接手新灿以来,力挽狂澜、稳定军心,成为了无数女性的偶像。然而,就在近日,有媒体拍到网红模特莉莉安的大肚孕照,根据相关线索,孩子生父疑为于新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新灿方面、林一曼、莉莉安均未就此发声……”

安灿关掉在看的这段视频,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,按了几下座机:“任意,你让杨奇进来。”

眼下,安灿另有一桩麻烦事要解决。

前些年,新灿一直忙着搞扩张,前市场部总监曹云浩就“倒”在了扩张之路上。作为一家K12((kindergartenthroughtwelfthgrade,意为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,用来代指基础教育)民办教育机构,新灿现有10家分公司,78家培训学校,他们分布在10个城市,跨越了5个省份。这份扩张成绩单,安灿并不满意。但就算是这样,其过程却并不轻松。当时,作为安灿的亲信,曹云浩是扩张计划的主要执行人。

曹云浩是在薛燕之后进的新灿,也是跟着两位创始人打过江山的。他为人长袖善舞,是做业务的一把好手。正是因为这样,他的心思便比常人活跃些。聪明反被聪明误,他开始滥用手里的权利,以权谋私。

于新说,功过相抵,只让曹云浩走人就好。但在安灿看来,功就是功,过就是过,这是两码事。曹云浩在为新灿付出时,新灿从未亏待过他。如今他犯了错,就应该承担责任。他做的那些错事、傻事,都够判他个三五年的了。末了,以薛燕为首的几个老员工来替曹云浩求情,于新还是心软了。

曹云浩走了,安灿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市场部总监,就开始亲力亲为。直到两年前,杨奇才空降新灿,任职市场部副总监。当时,杨奇刚满28岁,是新灿这批高管里最年轻的。

杨奇是个学霸,名校工商管理学硕士,他先是进了一家国内知名教育机构任职,一到任,就开始搭建新校区运营团队,搞围猎式扩张,很多理念都走在了行业前列。作为营销鬼才,又在大平台,杨奇的未来本该不可限量。可他为人耿直,得罪了前公司的不少同事和领导,厌恶了内.斗和内耗的他,主动离职了。得知杨奇离职,安灿第一时间找到了他,邀请他加入新灿。

杨奇的能力有目共睹,外界有传言,认为安灿和于新不仅仅是拿他当市场部总监来培养的,还将他“钦定”为新灿的“太子”,总之,这小子将来极有可能会是新灿的掌舵人。

这桩棘手的麻烦事,就出在这位太子小爷身上。

去年,新灿在北方的临城成立了分公司,准备先进驻幼教市场。对新灿这样的教育机构来说,跨地域扩张并不容易。临城是省会城市,早有知名幼教品牌进场,加上本土机构诸多,新灿想要分这块蛋糕,犹如火中取栗。然而,临城有着绝佳的地理位置,只有扩张到了临城,以后才有可能扩张到整个北方市场。这颗烫手的栗,新灿非取不可。

前期的人力和财力,各种投入自不必说,杨奇更是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临城的业务上。遗憾的是,新灿在临城严重水土不服,杨奇提出,先并购几家本土幼儿园,接接地气。进退两难之际,他确实给了一条可以尝试的出路。

新灿计划在临城并购8家幼儿园,其中3家已到位,还有5家预计在今年内完成。就在这个节骨眼,新灿临城分公司的管理层出了问题,负责人钱远伙同下属,涉嫌在并购过程中舞弊谋利。作为市场部副总监,提出并购方案,参与了并购过程中重要环节的杨奇,他又怎么脱得了干系?

“安总,我还是那个请求……”杨奇慢慢说道,“我必须马上停职,接受调查。”

“五分钟后,有个会。是否停职,会上有决断。”安灿的声音未带任何情绪。

“安总,你要相信我。”

相信?是啊,安灿能相信的人已经不多了。她沉默着,把面前的手机翻过来,点亮了屏幕。

……

“莉莉安发微博了!”

“她这话什么意思,难道说……”

“你小点声!”

“林总可也太惨了点。”

正在八卦的几个女同事,她们虽已尽量压低声音,何夕还是听得一字不漏。上午,她在小米的帮助下,下载了微博App,注册了账号,关注了莉莉安。

五分钟前,这位莉莉安发了一条新动态,很简短,却杀伤力十足:逝者已逝,请不要打扰,至于我,嗯,我会努力成为最好的母亲。

“呐,我给你们翻译一下,不要再去打扰我孩子的爸爸了,他已经走了,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的……啧啧啧,恶心。明明是个小.三,还往自己脸上贴好妈妈.的标签,她配么?”

“她的粉丝更恶心,你们看这条评论,我们莉莉安不争不抢,什么都不要,只想安静生活,求放过……”

“我怀疑这一出就是她自导自演的,想红想疯了!”

“为了红,拿肚子里的孩子说事,不至于吧?看那些照片,她的肚子都很大了……”

女同事们仍在讨论。何夕再也坐不住了,她站起来就往电梯口走。还没走到,便一头撞到了路过的李组长身上。

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何夕恍惚道。

李组长皱眉:“你是要去18楼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去吧,”他冲她点点头,“你跟林总说,以前也有一些不三不四人的碰瓷于总,他们没一个能得逞的。咱们公司的公关和法务,那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这大概是何夕入职以来,李组长说的最有人情味的话,她不禁有些感激。

“别愣着了,赶紧!”

“哎,哎,谢了。”何夕小跑着。

18楼仍然和往常一般安静。妮娜看到何夕,有如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“何姐,安总让我去找你来着,我刚准备下楼,你就来了。”妮娜低声道。

“安总她人呢?”

“开会,公司这边出了点事,她走不开。”

“还有比莉莉安这件事更……”何夕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,“更严重的?”

妮娜支吾着,何夕也没再追问。以何夕的职级,公司里她不该过问不该知道的事多了去了,这点数,她还是有的。只是,从她的角度来看,这种时候,安灿应该和她一样,她们得陪在林一曼身边。

林一曼的办公室空无一人,何夕正诧异,妮娜指了指长沙发后边,把自己蜷成一团的林一曼就躲在那。

“一曼……”何夕蹲下,抱住了林一曼。

“他们不让我发微博,不让我说话。他们把我当傻子……”林一曼啜泣着。

妮娜在一边对何夕道:“安总是怕林总冲动行事。”

“你出去!”林一曼怒对妮娜。

何夕忙示意妮娜离开,接着小声安抚林一曼:“没事的,没事的,那都是假的,就是个八卦。”

“假的?”林一曼看着何夕,“那你告诉我,什么才是真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