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25章 大雪(5)(1 / 2)


年纪愈大,便愈感孤独。

是何夕的心声,大概,也是她这批快奔四的女人的心声。活到此岁数,很多女人都通透起来了。比如,何夕明白,同事之间最好不要交朋友,免得为了利益伤感情。这种利益,可能是升职的机会、涨薪一两百、年会抽中的手机、上司的偶尔青眼。

庸碌如何夕,走出大学校门后,就活得谨小慎微,她珍视着她的工作,遵从着职场法则,和同事不亲不疏,对上司不卑不亢,手里的活不说干得有多漂亮,但绝对超过合格线,人缘不说多好,可从没得罪过谁。饶是这样,她仍出现在了“被优化”的名单上。嗯,现在裁员都不叫裁员了,叫人员优化。她在她35岁生日的前一天,被优化了。

丈夫王超给何夕支招:“你不是一直想请林一曼和安灿吃个饭,化解一下她们之间的误会吗?我看,就明天吧,你生日,是个好由头。不过,除了化解误会,你把你的情况跟她们说说看,新灿那么大,总有适合你的岗位嘛。”

王超很市侩,也很实际。

要是放在几年前,何夕希望听到丈夫说的是“没事,你回家,我养你”,而现在,这种严重与现实不符的话,哪怕是哄她开心,她也不要听了。在这座城市里,或者在无数相似的城市里,普通家庭的平凡夫妻,谁也没指望对方能养活自己,而是两人相扶着,拉拉扯扯地往前走。

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再说了,要是有合适的岗位,你又不是不能胜任。你们这么多年的交情,你要是遇到难处了不开口,那才不对呢……”王超继续说着,“就当你是自荐,直接给两位大佬递简历呗。”

王超说这番话的时候,何夕正低头翻手机,她看着躺在购物车里的一双名牌球鞋,那是儿子求了很久,她终于允诺,要在春节前给他买的。

“那我试试?”这话,像是在问王超,又像是在问她自己。

……

餐厅包厢内,正燃着的袅袅清香并未让何夕面前的两个女人变得优雅自持,她们吵闹了起来。对,如今安灿和林一曼共事,职场法则说了,最好不要和同事交朋友。而她何夕,却妄想着这对旧日好友能够因为一顿晚餐化干戈为玉帛。看着针锋相对的二人,她想劝一劝,却是劝谁都不是,只得由着她们发作出来。至于“给大佬递简历”,今天还是算了吧。要是王超知道,该说这饭钱花得冤枉了。

“燕姐是我最信任的人,你就这样把她从我身边弄走……行啊,你干脆把我也弄走吧。”这是林一曼在说话。

安灿看起来从容一点,但一样带着怒气:“没有她,你还当不了这个总裁了?我再说一遍,最后一遍,江城分公司是她自己要去的,我只是提了个建议。”

“不可能,她答应过我的,她……”

“她都答应你什么了?”

“你一定是在背后使诈了,你要挟她了,对吗?”

“如果你这么觉得,那行,你可以去问她,也可以去查,看看我到底做了什么,而她又做了些什么!”

“安灿,你也太着急了,”林一曼的眼里含了泪,“你先是把于新逼死,现在又弄走了燕姐,你真的以为你能为所……”

“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?”本是坐着的安灿站了起来。

林一曼也站起:“对,我就是这么想的。要不是你给他压力,他就不会得抑郁症。”

“那你做什么了?”

“我?我从来没给过他压力,我尽心尽力照顾着两个孩子,我……”

“你是他的妻子,本应是他最亲密最信任的人,你居然没发现他有抑郁症?你别以为把锅全往我身上甩,你就能心安理得地在这里谴责我,你就能少一分负罪感。”

“你是说,害死于新的人是我?”林一曼走近安灿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,我作为他的朋友、合伙人,你作为他的妻子,我们都有责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