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24章 大雪(4)


新灿大厦,总裁办公室,笑容可亲的林一曼送走了今天的第二波记者。

她穿着精致的职业套装,梳着齐整的头发,露出标准的微笑。那样的笑,多一分略显热情,少一分稍觉冷漠,“刚刚好”是她对镜练习的成果。除了言行举止,她还背熟了很多稿子。

助理妮娜递上热茶:“林总,还有个会……”

“不是快下班了吗?怎么还开会?”林一曼抬手看表。

今天是何夕的生日,晚饭她约了林一曼,说是找到一家看雪景的餐厅。自从于新过世,林一曼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团乱,公司这边是毫无头绪的凌乱,回到家里,等着她的则是不敢声张的慌乱,她确实需要一点个人空间和时间,哪怕是和朋友吃顿饭。

妮娜笑道:“安总喜欢在这个点开会……”

“她召集的?什么内容?我一定要参加吗?”

“关于江城分公司的人事安排,”妮娜犹豫着,“安总想调薛总监过去。”

“她要把燕姐调走?”林一曼抓起办公桌上的手机,“在哪个会议室!”

林一曼上任以来,做的最多的就是两件事,一件是接受采访,一件则是开会。采访好说,不外乎举止得体,把稿子背熟,然后适度加点自由发挥。开会的话,就有些麻烦了。

薛燕便教林一曼,凡是开会,需要林一曼下决断的,她就告诉众人,这事她需要斟酌,下次开会再议。遇到不懂的呢,不必在会上发问,会后薛燕会答疑解惑。要是林一曼情绪上来了(尤其是安灿在会上飞扬跋扈,她看不惯时),千万得忍,要拿出风度和气度。总之,她林一曼就是会议室里的一尊泥塑,端坐就对了。

别的也就忍了,安灿居然要把薛燕调走,这事,林一曼忍不了,也不能忍。这尊泥塑冲进了会议室,会议室里比她想象中要安静,有种尘埃落定的气氛。

安灿半靠在椅背上,转着一只水笔,对薛燕道:“林总来了,是你亲自向她汇报,还是我来说?”

薛燕缓缓站起,看向林一曼:“林总,江城分公司正是用人的时候,我主动请缨。安总说的对,人什么时候都不能失去斗志,我虽然年近半百,但我还想为新灿做点事,所以我……”

“主动请缨?”林一曼觉得不可思议,“你别怕,只要你不想走,谁也不能逼迫你。”

“没人逼迫我,去了分公司,我可以历练历练……”

林一曼走到安灿边上,从安灿手里夺过那只水笔:“你就是这么对待新灿资历最深的员工的?燕姐可是和你一起发过传单的!她陪着你吃了很多苦,她都这个年纪了,你把她弄到外省的分公司去历练……你就不怕新灿上下这些人寒心吗?”

“我逼迫你了?”安灿问薛燕。

薛燕仍是站着:“没有,安总只是推荐,感谢安总的推荐。”

“燕姐,你真的不用怕,只要我不同意,谁都不能把你弄走!”林一曼说着,转向会议室里的另外两位副总裁,“陈总、王总,你们倒是说句话啊!”

“薛总监愿意去江城分公司,是分公司之幸。”王开笑道。

“是啊,我忘了,你和安灿是一条心的!”林一曼摇着头,转而看向陈启明,“陈总,你呢?你也没意见吗?”

“我当然是……”陈启明的脸上几乎没有表情,“当然是尊重薛总监的选择。”

林一曼干笑了两声,将手里的水笔扔到安灿脚边,扭头就离开了会议室。

安灿弯腰捡起那支笔,收拢了她面前的会议资料,对众人道:“散会吧。”

陈启明迟疑了一下,才道:“安总,薛总监要去江城了,那行政总监的人选……”

“我有人选,”安灿笑了笑,微昂着头,像是在告诉他们,无论什么时候,在新灿,她都能说了算,“你们要是有合适的,也可以推荐。今天就这样,我还有事。”

……

何夕说的这家可以看雪景的餐厅,就在半山别墅附近。自从搬到市中心的大平层,林一曼就没有来过这边。雪积在路上,化成薄冰,司机把车开得小心翼翼。坐在后排的林一曼,对着车窗玻璃呵了口气,伸手擦了擦,雾蒙蒙的玻璃变得明晰透亮起来。窗外,虽不是她在雪乡见过的白雪皑皑,但是,挂了晶莹的树木、远山,它们糅合进这座城市的璀璨夜色中,像极了她在某个画展看到的一幅油画。

只是,再美的画,此刻林一曼都无心欣赏。

“林总,要不要来点音乐?”寡言的司机老刘突然问道。

“随便吧。”

“这些歌都是于总生前爱听的,”老刘似乎迟疑了一瞬,“他说音乐能解压。”

是了,在新灿,好像并没有秘密,会议室里,林一曼和安灿撕破脸皮的一幕,老刘他们怕是都知道了。到了明天,还不知会传出多少八卦版本来。

对安灿的独断专行,林一曼很是愤慨,同时,薛燕和陈启明的隐忍退让,也让她倍感失望。还记得于新刚出事时,这两人要扶持她,他们信誓旦旦,说他们要让安灿明白,新灿是大家的,不是安灿一个人的。现在呢?

会议结束后,薛燕来找过林一曼,被林一曼拒之门外。随后,林一曼便匆匆离开公司,往半山这家餐厅来了。

服务员迎上前,领着林一曼往包厢走。餐厅的一应装修摆设古色古香,透着清幽和雅致。想来,在这里吃一顿饭并不便宜。以往何夕请吃饭,一般都在实惠却有特色的小餐厅,今天这样的规格,倒是还没有过。林一曼琢磨着,等吃到差不多,她得偷偷把单给买了,不能让何夕破费。

“女士,请进。”服务员引着林一曼进了包厢。

“何夕,生日快……”祝福还没说完,林一曼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,“她怎么在这!”

这个“她”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那个在会议室里颐指气使的安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