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15章 凛冬(5)


安灿的loft公寓在城市的中心,地处最繁华之处。

或许是她当年一腔孤勇,非要用挣的第一桶金全款买下这套公寓,又或者,其实是她有眼光,当年,城市中心还未偏移,此处仍处规划建设阶段,如今,这一带的房价已涨了好几倍。只是,她买下它的时候,就从没想过要卖掉它,它是她宣告独立的第一步。

平日里,要是不想回半山别墅,安灿就住在这。两年前,陆玲玲来造访,表示这里的装修太陈旧,她自恃审美能力一流,要帮安灿改造。果然,经由陆玲玲一番操持,只花了短短三个月,公寓便焕然一新。

“之前的风格太冷了,我给你做了点暖色调的软装。”陆玲玲说。

安灿倒是觉得,整天冷着脸的陆玲玲才需要好好暖一暖。

不管怎么说,被重新装修过的公寓,确实多了些温馨。这一回,安灿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了。她已经让律师在拟离婚协议书,到时,半山那套别墅就给刘瑞。

那套别墅也有它的故事。林一曼和于新结婚后,林一曼看中了半山别墅区的15号,一定要安灿买下16号,说是要做一辈子的邻居,永远不分开。

安灿特别怀念那个时候,那个时候的她们,“永远”总是脱口而出。

我们是永远的朋友,我们是永远的姐妹,我们永远在一起。

林一曼后来要搬走,当然,她搬走的理由很充分——半山太偏,孩子上学不方便;她喜欢热闹,这里太冷清;于新说了,大平层住起来更通透。林一曼就算不说这些理由,安灿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。因为,安灿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呀。况且,这一次人家又没邀请她当邻居。

要走的,从来就留不住。林一曼是这样,于新是这样,刘瑞也是这样。

“又不接电话,我在这等你半天了。”说话的是刘瑞,他就站在公寓楼的电梯口。

拖着行李箱的安灿很是一愣:“怎么回事?”

刘瑞轻晃了一下手里的纸袋:“张姐说你忘带护肤品了,整理了给我,要我送过来。”

安灿正欲接过纸袋,不想,刘瑞先拽过了她的行李箱。

“我送你上楼。”他说。

“刘瑞,”她很认真地看着他,“不管你是出于同情、怜悯,还是别的什么,我都很感谢你,感谢你陪我出席于新的追悼会,感谢你给我送来护肤品,但是……就到这里为止吧。”

刘瑞犹豫了一下,终是将东西都交给了安灿。

“谢谢。”安灿点了点头。

“不客气。”刘瑞说完这话,便慢慢朝门外走去。

……

晚上,新灿的董事和高级管理层有个聚餐,就在高档餐厅菲斯特。关于菲斯特以及它的老板娘柏橙,城内流传着很多八卦,但林一曼对这些并无兴趣。事实上,对这顿饭,她也完全提不起兴致。

安灿和陈默都缺席了。推杯换盏间,除了薛燕和陈启明等人对林一曼大表忠心外,就是王开的各种阴阳怪气。林一曼从来就对王开没好感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厌恶。于新还在世时,每回在外面有酒局,几乎都和王开有关。况且,此人的私生活一言难尽,就这么说吧,短短三年,林一曼就参加过他的两次婚礼,婚礼一次比一次盛大,新娘则一个比一个年轻。

那些在餐桌上来来回回谈论着的话,除了恭维林一曼的,别的,林一曼几乎半句都听不懂。她觉得脑袋昏昏沉沉,只闷在那里转高脚杯。聚餐前,薛燕交代过她的,言多必失,第一次和管理层的人打交道,得多听少说。幸好自己的身边有薛燕,多年来,薛燕就像是林一曼和于新的姐姐,公司也好,家里也好,里里外外地照应着他们。林一曼想到这里,不免向薛燕投去了感激的眼神。

林一曼是独生女,从小就渴望能有个哥哥或者姐姐。不过,于新倒是有个姐姐,名叫于慧。林一曼刚从餐厅回家,入户电梯门一开,就听到于慧正扯着烟嗓,在跟于家父母高谈阔论。大概是他们聊得太投入了,没有听到林一曼回家的动静。

在玄关站着的林一曼,不禁吸了吸鼻子,果然,于慧在客厅抽烟了。这个家是禁烟的,连于新也不例外,他想抽烟了,必须得去书房。家里禁烟这事,常来常往的于慧,她明明是知道的。

“太太……”路过的住家保姆刘姐瞧见了林一曼。

林一曼轻轻摇头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刘姐立时心领神会。

“今天必须跟她说清楚,让她写保证书,保证她以后不改嫁。一旦她改嫁,财产、孩子,统统没她的份。”是于慧的声音。

“慧慧,话不是这么说的,论财产,一曼是第一继承人,论孩子,那是她和新新的孩子。”说这句话的是于新的父亲。

“是啊,”这是于新的母亲,“一曼的为人我最了解,她是个好孩子。再说了,你弟也给我们留钱了,我们老两口足够用了。”

这段维持了六年,以于新离世而告终的婚姻,早就如一潭搅都搅不开的死水。让林一曼感到庆幸的是,她有一对良善的公婆,他们从不曾为难她,哪怕,他们的儿子已经去世。

“妈,你真是老糊涂了。你的宝贝儿媳妇,现在都接手你儿子的公司了,家大业大的,说出来都能吓死你们。我弟留给你们的那点小钱算得了什么!好,不提钱,那你们的孙子和孙女呢?你们不要了?林一曼还年轻,早晚是要改嫁的呀。”

“你少说几句吧,算妈求你了。别看一曼不声不响的,可新新这一走,她心里比谁都难受。我们今天过来,就只说一件事,我和你爸还能动弹,想帮她带带孩子。要是她愿意……”

于慧高声:“她敢不愿意!我跟你们说啊,这种不声不响的人,她最可怕了,鬼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当初我还以为新新会跟安灿结婚的呢,安灿多大方啊,为人处世那叫一个爽利,有什么就说什么。要是新新跟她结婚了,大概也不会闹这一出,两人在事业上齐头并进,在家里也有商有量的,这多好啊,而且……”

林一曼顺手提溜起了玄关柜上摆着的青瓷花瓶,径直走到了于慧跟前。

“一曼!”公婆皆惶惶站起。

“砰”地一声,花瓶在于慧脚边开了花,瓷片四溅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于慧往后躲闪着。

林一曼双目通红,五官全都挤到了一堆,咬着牙:“你给我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