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10章 天寒(5)


在刘瑞的陪伴下,安灿来到了殡仪馆,于新的追悼会就在这里举行。

哀乐声中,前来追悼的人络绎不绝。负责迎来送往的是薛燕,应付各家媒体的是王开,掌控全场的是陈启明。陈启明就站在灵堂门口,一脸沉痛的他,不时和来人握手,不时和工作人员小声说着什么,见缝插针地,还要接受媒体的采访。

陈启明五十岁开外,是新灿教育的副总裁,他主管的是新灿的课外辅导机构和在线教育部门。不久之前,在线教育部门的员工对新的绩效考核制度不满,闹起了辞职,安灿做主,把他们全都给开了。这些员工中,就有安灿前助理的女友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的前助理选择了卷铺盖走人。

在线教育是核心业务,本就不该交给温温吞吞的陈启明来负责,为这事,安灿和于新起过争执。不过,陈启明身上还是有不少优点的。比如,他天生就长着一张谦和的笑脸,哪怕在此刻,如此沉痛,只要有人跨向灵堂,他总能给予对方一个有力量的微笑。

这样的微笑,他也给了安灿和刘瑞。

“辛苦刘医生了,那么忙,还过来送于总。安总,节哀,只有你保重了,我们新灿才有希望……”陈启明分别握了握这对夫妻的手,“安总,出于各方面的考虑,王总和我商量了一下,媒体这边,就由他和我来接待。再过五分钟,民办教育协会的吴会长就该到了,吴会长一到,我们的追悼会马上就开始。不容易啊,王总做了不少工作,吴会长才答应过来致悼词,那可真是百忙之中……”

“好。”安灿不想和他多言。

她在来之前,就预料到追悼会不会安排得太低调,可她没想到会是这么高调。以安灿对于新的了解,他希望来参加追悼会的,都是他的至亲和好友,这样,就够了。于新这一生已然尘埃落定,让他安安静静离开,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。可是,他们把这场追悼会做成了一场秀、一个新闻发布会、一次社交活动。

“安总,我是冇城头条的记者,我们都知道,你和于总相识多年,你们一起创立了新灿,你们……”

“安总,你会不会接任新灿总裁一职?”

“新灿的在线教育业务并不被看好,你能跟我们谈谈下一步的规划吗?

“网传于新将个人遗产的一部分捐给了灿基金,你作为灿基金的理事长,能否……”

“安总,安总,请你给我两分钟,就两分钟!”

王开、薛燕,以及安灿的新助理任意都拥到了安灿跟前,挡住了那些记者。

安灿扒拉开这些人,不疾不徐地对记者们道:“我希望你们尊重一下逝者。另外,这些问题,可以留到下午,到冇城大学来问我,我在那里有个演讲。”

刘瑞一手拉住安灿,一手挡着她的脸,两人迈入了灵堂。

灵堂内肃穆而庄严,于新的遗像旁摆满了鲜花。穿着黑色大衣的林一曼,她的身边聚了一堆人,有安灿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。在人群的簇拥下,林一曼变得更瘦小了,瘦小到,让人忘记她的存在。

林一曼可能还没意识到,这个追悼会只属于已故的新灿董事长兼总裁于新,并不属于她已故的丈夫于新。她只是这个追悼会的一个摆设、一个环节,一个看似必不可少却又可有可无的存在。而她安灿,好像也是这样的存在。

安灿轻轻撒开了刘瑞的手,慢慢朝于新的遗像走去。

……

林一曼看到了安灿,这是个让人没法不注意的女人。

安灿实在太耀眼了,哪怕她和林一曼一样,也是穿着黑色大衣,也是淡淡妆容,也是哀容满面。跟在安灿身后的,是刘瑞刘医生,他是她的丈夫,至少,现在还是。他们看起来,还是那么登对。

林一曼想起了那年,她只身去参加安灿的婚礼。在那个盛大的婚礼上,刘瑞向安灿深情告白,这对新人甚至对唱了一首歌。那首歌,林一曼到现在还记得,是张信哲的《有一点动心》。安灿的闪婚,固然让林一曼费解,可她真心祝愿安灿能够和这位刘医生白头偕老。

此刻,安灿立在于新灵前,刘瑞则立在安灿身后。

安灿闭着眼睛,一言不发,接着,她朝于新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时间真残忍。很多很多年前,在林一曼久远的回忆里,那个和她在出租房里打闹,总是在笑的安灿,就好像一夜之间变成了这样,变得疏离、漠然、淡薄,还有虚伪。

林一曼无法想象,安灿是怎么从于新手里一点点夺走新灿的管理权的,用薛燕的话来说,就是“公司里的好多事,于总都听安总的”。甚至,在于新的那封短短的遗书里,安灿也有着她的名字,他给她的基金会捐了五千万。

那年,补习班刚刚拿到证照,于新向林一曼表白。林一曼不是傻瓜,她早就察觉于新对自己有好感。他立誓,会一生一世守护她。这句话,在他们的婚礼上,他又说了一次。如今,他的守护,再也不会有了,或者说,在他决定离开这个世界之前,他就已经违背了自己的誓言。

就在上个月底,他们有过一次激烈的争执。跟每次吵架一样,她表达着自己的诉求,她只希望他能多抽一点时间,陪陪她和两个孩子。然后,她说了气话,她说自己后悔了。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她不会辞掉学校的工作,要是再往前一点,她甚至不会答应和他结婚。

他听了这话,看起来平静极了,他说:你以为我不想重来么?

如果真的可以重来,他们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吗?还有安灿,她又会怎么选?但这世上,暂且还没人能够造出时光机,也没有什么后悔药。他们三个人,根本也就没有“如果”。

“节哀,保重。”安灿和刘瑞走到了林一曼跟前。

林一曼敛了泪水,慢慢抬眼看向安灿:“谢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