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8章 天寒(3)


“2007年,于新和安灿因违反相关规定,在校外补习班兼职,双双被冇城第一小学辞退,丢掉了他们的铁饭碗。此后,二人从补习班起步,开始创业,及至2008年,他们共同创立了新灿培训中心,这就是新灿教育集团的前身。从一间车库补习班到如今赫赫有名的新灿教育,于新可谓是白手起家的模板。令人扼腕的是,还未到不惑之年的于新,却选择了……”

何夕抓过遥控器,关掉电视:“别看了。”

林一曼红.肿着双眼:“打开。”

“早在今年初,新灿便传出过上市计划,据知情.人爆料,正因新灿两位创始人在某些关键问题上未达成一致,迫使上市计划暂时搁置。下半年,新灿教育欲重启该计划,有望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A股上市民办教育企业。于新自杀的消息刷爆各大社交网络,网友们在对这位年轻有为企业家表示哀悼的同时,也有一些猜测。某相关人士称,于新一事,恐与新灿重启上市计划有关。他又称,于新与安灿早已不睦……”

“早已不睦……”林一曼站了起来,拉开窗帘一角,“何夕,感恩节快到了?”

“嗯。”何夕走到林一曼身边。

“感恩节一过,很快就要过年了。”

“是啊,快过年了。”

“前段时间,我软磨硬泡,于新总算答应陪我回老家过年。现在看来,不但他回不去,我也回不去了。”

“一曼……”

“我怎么回去呢?我回去了,别人问起来,我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?对了,你刚才进门,看到那一屋子的人没有?”

“看到了。”

“他们就在这守着我,每个人都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”林一曼看着何夕,“就像这样,用一种同情、怜悯的眼神,看着我。我不喜欢。”

“我跟他们说一下,让他们走。”

“安灿来过。我,”林一曼重新拉上窗帘,“也不喜欢。”

……

新灿教育大厦,第一副总裁安灿办公室。

这间位于十八楼顶层的办公室,它不是最大的,但绝对是位置最好的。层高近四米,方正,南北通透,带露台和大落地窗。大办公桌后面是一排书架,右手边有扇隐形门,推开,是独属安灿的隐私空间,她把它布置成了可以小憩的卧室,正对着床的,是一块自动幕布,偶尔,她也会在这里看看电影。

总裁办公室在楼道的另一头。这两间办公室,中间隔着其他两位副总裁的办公室、行政部办公区域、会客室、大会议室等。

连安灿在内,新灿一共有三位副总裁,除了安灿这位常务,另外两位是陈启明和王开。

此刻,坐在安灿面前的就是王开,他主要负责公关事务。上个月,王开刚过完他四十五岁的生日,顺便,和他的第三任妻子举行了婚礼。安灿还记得婚礼的情形,于新喝得烂醉,吐了王开一身。王开随手就扔掉了那件价格不菲的定制西服,和于新一起手舞足蹈。

“冇城大学的演讲,要我延后,”安灿不想兜圈子,“这是你们谁的意思?”

“风口浪尖的,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抛头露面了吧,”王开笑了笑,“安总,你没看新闻吗?”

“新闻?我看到的都是‘据知情.人爆料’‘某相关人士称’,这些不叫新闻。”

“大家各司其职,我的任务就是平息这些。”

“你所谓的平息,就是让我缩着脖子,躲着不见人?”

“安总啊,”王开站了起来,“我的安总,你怎么会这么想呢?我这也是为了你好。远的不说,就说前段时间的辞职风波,闹得轰轰烈烈的。我这边刚发道歉信,你却跟记者说,这是我们对人员架构的优化,你认为我们没有错。”

“你那封道歉信,我可是没看到一点诚意,全是套话,糊弄谁呢。任何一个行业,任何一个公司,都逃不过优胜劣汰。就拿线上教育部来说,一整年的业绩都是负增长,从部门总监到下边的员工,都拿新灿当养老院了!再者,这些被优化的员工,该给的补偿,我们可是一分都没少。你怎么不跟公众说说这些?”

“公众都是同情弱者的。”

“如果新灿示弱,就不会得到尊重。我们提供的平台,是为真正有能力有梦想的人准备的……”

“梦想……”王开又笑了。

“很可笑么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你的梦想总是那么高大上,我们这些人呢,又总是跟不上你的节奏。是我们俗了,不怪你。这个节骨眼,我们只想平稳过度,等熬过去了,再做梦也不迟。”

“王开!”

“OK,如果你非要去做那个演讲,我不拦着,我也拦不住。但是,我会代表公司发申明,申明你当天演讲的内容,包括你接受采访时的言论,仅仅是你的个人行为,和公司无关,你只能代表你自己和灿基金。”

“没问题,我同意。要是没有别的事,请你离开我的办公室。”

“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我不让你抛头露面,本意是为了保全你。有些事,越做越错,有些话呢,也是越说越错。收起爪子,卖两天乖,对你没坏处……”王开走到门边,“是,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种人,可能我们这些人,除了于总,你谁也看不上。但你别忘记,新灿不是你一个人的。还有句话,我一直想说,你看看窗外那片天,它不会总是这样的,它会变。等到它变了,你再来品品我刚才说的那些话,你就明白了。”

门被王开带上了。

安灿走到窗边,蓝灰色的天空下,高楼鳞次栉比,不远处,就是冇江。

“安灿,你站这来,你看啊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冇江像不像一条龙……”于新也曾站在这,他看着窗外,“你喜欢这间办公室吗?”

“还好吧,我用哪一间都行。”她走到他身侧。

“这儿风景好,是你的了。”

“可是,这一间不是应该给你吗?”

“没有什么应不应该,只有合不合适。我觉得,你很合适。”他微微扭脸,笑着看向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