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5章 浓雾(5)(1 / 2)


安灿的车子驶入了玉山路。

此时的玉山路,车流簇着人流,把这条还是双向两车道的老路挤了个满满当当。玉山路在老城区,这里最出名的倒不是那个小土坡般的玉山(在冇城人心里,冇山才可以被称之为“山”),而是玉山小学。

玉山小学是老牌公立学校,教学质量一直很好,在冇城排得上名,因此,也催生了周边小区房价的一路高涨。这个点刚好是学生们放学的时候,放眼看去,全是来接孩子的家长。

在这条路上堵了半个小时之后,安灿那辆黑色SUV在路口拐了个弯,停到了玉园小区门口。她下得车来,钻进小区门口的一家小炒店。还未到饭口,店里冷清得很,老板娘正磕着瓜子追剧。

见安灿来了,老板娘便迎了上去:“老样子?”

“老样子。”安灿坐到了油腻腻的凳子上,一双手也放到了油腻腻的餐桌上。

“加份干锅油冬菜吧,开霜了,是油冬菜最好吃的时候。”刘瑞走了进来,径直在安灿对面坐下。

老板娘点点头,转身进了后厨。这时,安灿才抬头,有气无力地看了刘瑞一眼。

“打你电话也不接,我只好去于新那边找你,燕姐说你已经离开了。我琢磨着,你该是来这了,果然,就在这看到你的车了。”

“有事?”

“有事,但也没事。”

“没事就滚,我只想一个人呆着。”

“我得陪着你。”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今天凌晨你刚从家里搬走。”

“搬走归搬走,但我想过,要是我最在乎的人离世了,你也会陪着我的。”

“最在乎的人……”安灿摆弄着一双一次性筷子,“你说这话,又是何必呢?”

“反正咱们俩,坏就坏在对彼此什么都不计较上,现在要分开了,好也好在这种不计较。不说了,先吃饭。吃完了,我陪你去那个破车库。”

“它不是破车库。”

“在我眼里,它就是个破车库……”刘瑞说着,扭头冲后厨喊,“老板娘,快上菜啊,再不上菜,我们俩就得在这尬聊了。”

旋即,老板娘端着一盘菜从后厨出来,笑道:“我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两口子!”

刘瑞说的破车库就在玉园小区内,它可以算是新灿最初的根据地,当年安灿和于新办的课外辅导班就设在这。刘瑞倒是很钦佩安灿的眼光,这个地方距玉山小学步行不会超过五分钟,有的是生源。他刚认识安灿的时候,她带他来这,细说过她的创业史,很是跌宕起伏。

没想到,在刘瑞和安灿结婚时,于新将车库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了他们。附带着车库的,自然是玉园小区的一套房,毕竟,没人会单卖一个车库。这房子虽则老旧,却是一套难求的学区房。刘瑞知道这套学区房对于新来说不算什么,然而可气之处就在于,于新要送的是那个车库,为着车库才买的房。

也就是那时开始,刘瑞才意识到,于新和安灿,他们俩的关系绝不仅仅是合伙人那么简单。刘瑞曾经天真地幻想过,旷日持久的婚姻生活会一点点将安灿拉到他的身边,也会让他一步步走进她的内心。

再到后来,他发现,他根本不是于新的对手。而问题是,人家于新从来没有拿他当过对手。或许,在于新看来,刘瑞还不配。他不配娶安灿,他也不配融入于新和安灿构建的小宇宙。

于新和安灿,一直都是客客气气,保持着合伙人应有的距离,不远不近,从不逾矩。要是逾矩,倒是好了,刘瑞也总能落个心如死灰。可是,他们没有。

于新甚至都没来参加安灿的婚礼。可笑的是,这个没来参加婚礼的家伙,却始终横亘在刘瑞和安灿中间。直到有天,刘瑞变得不再计较。他的不计较,是根本无从计较——是于新和安灿的那个宇宙里,完完全全容纳不下任何人,包括林一曼。他不懂,那到底是怎样一种情感,大概,安灿自己也不懂。

不再计较后,刘瑞感觉自己跟妻子的距离倒是近了。这个车库,是他常常会陪她来的地方,这家小炒店,他们也总是光顾。像是今天,他就能猜到,她肯定是往这来了。

结婚六年,终究快走到头,若论夫妻情义,情可能不太够,义总还是要有的。他想最后再陪她一次。

刘瑞拉上了车库的卷闸门,一股散发着霉味的阴凉扑面而来。安灿熟练地开了灯,昏黄灯光下,是空空如也的破败。小破车库?刘瑞这样形容,其实也没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