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一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


王宁的名字是他爷爷给取的,取意于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’王宁也人如其名,从小打架有种,一挑几浑然不惧,学习上也奔着王侯将相去的,高考成绩出来,省高考状元,全国无数名校抛来橄榄枝。

唯独有一样,王宁没一点学霸的觉悟,这家伙五音不全,偏偏还酷爱唱歌表演,高考之前他就参加了艺考,要不是他那破锣嗓子拖累,外加学校重金许诺王宁父母,只要考上名校重奖十万以上,在家人苦口婆心的劝说下,(主要还是老妈和奶奶强势介入以死威胁.....)王宁无奈选择了北大。

一个星期的名校生活,平淡无聊,后半夜,夜深人静,王宁躺在宿舍辗转难眠,忽然,耳边有一个声音道:“梦想契合度百分之一百,全能明星系统激活成功,已绑定,开始传送.....”

王宁感觉睡了好长的一觉,悠悠醒来感觉浑身疲惫,忍不住就伸个懒腰。

眼睛半睁半闭之间察觉异样,一下就睁大了眼睛,腾身站起。

“咣当!”一声,王宁起身太急,屁股下的椅子一下倒了,全班同学回头,讲台上的老师忍不住皱眉道:“王同学,你睡觉就睡觉,不要影响成绩好的同学学习!”

讲台上的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眼神中带着鄙夷的神色,一脸的严苛,关键是他也从没见过。

“这什么情况?”王宁不明所以,拎起凳子放好坐在上面,打量一下,就见自己在最边缘的角落里,全班六十多人的样子,近在咫尺的同桌是个胖子,笑起来几乎看不到眼睛的样子,还一个劲的打眼色。

身在最后一位,王宁侧身看看后门,上面的牌子上清楚的写着一排大字,‘高三,十五班。’

自己回到高三了?为什么是十五班?不是实验班么?这身边的都是谁啊,一个认识的也没有?

茫然的努力回忆,稍后才有一段段记忆莫名的出现在脑海,就是太多太多,思维的错乱让王宁头疼欲裂。

旁边的胖子同桌看着王宁面色变幻,面色通红一副痛苦模样,慌忙举手道:“老师!王宁好像是病了?”

话未说完,王宁扑通一下伏在课桌上,人事不省了。

等到王宁醒来,就听身边高兴道:“宁子你可算醒了,吓死我了!这都快要一摸了,苏老师说话是难听了些,那老妖婆也就那样,你也别生气啊,还至于气晕过去吗?现在没事了吧?还头疼吗?不行打个120,去医院看看?对,去医院看看放心,别有什么后遗症,你这莫名其妙就晕倒,去医院......”

胖子话匣子大开,那嘴和说相声贯口一般,不但快,根本停不下来,尽显话唠风采。

“高帅?”王宁试探的问道。

没错,这小胖子虽然长得土肥圆,偏偏名字是相当高大上的,全名就叫高帅。

胖子同桌惊叫道:“你小子第一天认识我啊?都同桌三年了,三年了啊,我的天哪!亏我还把你当做知己,知己啊!你竟然装作刚认识我,我不活了!不要拉我!你真不拉我啊!我和你拼了!”

与脑中高帅的形象对上号,面对这等话唠,王宁笑道:“说实话,你不去说相声真亏了!”

同为差生,高帅和王宁稳坐全级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,还是蝉联三届,两个人一个话唠一个

睡神,从高一被班导强制的安排成同桌,同桌王宁不但是睡神,醒着的时候还惜字如金,话唠碰到睡神,偏偏自己话再多对方也安睡如怡,这是完克!高帅这个苦啊,头一次见王宁说这么多字,还是笑闹的话,这一下把高帅给感动的,哪怕是校花倒追也不换啊。

“今天是世界末日吗?太阳从西面出来了?宁子你竟然和我说了这么多,还是笑着说的,我太感动了,你看看你看看!这都掉泪了!幸福啊!你怎么来的这么突然?宁子,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?”高帅一下激动的手舞足蹈语无伦次,抓着王宁的手臂别提多激动了。

“行了行了,哥们身子弱,都要被你晃散架了!”此时王宁感觉身体分外病弱,这一晃更是头疼,忍不住开口道。

高帅终于相信,自己这位同桌转性了,这开口之后说话依旧反常,当然了,相较正常人也正常多了。

“嘿嘿嘿....”高帅不好意思的松手,片刻后喜道: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今天是相声大赛报名的最后一天,我还愁没人搭档没去报名呢,宁子,咱们现在就去?”

王宁听后,心底那颗热爱表演的文娱之火一下燃烧起来,痛快道:“那还等什么,咱们去报名。”

两同桌一合计,反正王宁已经当众晕倒,更是昏迷一节课,索性将错就错,拿王宁病重必须送医院当幌子,高帅去找班导请假了。

在请假方面,差生比学霸更有优势,高帅又能说会道,很快将请假条搞定,风风火火的回来,扶着装作病秧子的王宁顺利出了校门。

一个小时的记忆错乱进而融合,让王宁知道,这个世界智能机还未兴起,许多经典电影经典名著也没了,甚至四大名著有两部也被替换。

表演的欲望暂时压制了求知的心,去电视台顺利报名之后,王宁将高帅拉进网吧,一头扎进网络的海洋,什么经典电影经典歌曲啦,各种搜索,甚至把经典相声搜索后看了一遍。

一晃就是五个小时,十块钱的网费花完,两人出了网吧。

高帅一路自言自语般的说这个相声好,那个相声也不错。

天黑了,回去学校食堂也没饭了,两人在路夜市上的边摊坐下,高帅家里比较有钱,加之今天心情大好,硬是要请客,招呼一声,那小摊老板去炒菜了,王宁想想后说道:“高帅,这相声大赛报名的人多,就你说的那几个相声,还不知道撞车几次呢!要不咱们自己写几个新段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