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二十二章 桃花煞


刘彦昌的眼神渐渐迷离,完全沉醉于其中。满目所见,除了绚丽夺目的光彩之外,竟又出现了十名女子,每一个都身着轻薄的亵衣,将妖娆的玉体横呈在刘彦昌的面前。

一个个款着白腻纤细的腰肢缓缓舞动,两条白如玉柱的大腿交相摩擦,薄纱罩体,白嫩的躯体若隐若现,当真是说不出的诱惑。

刘彦昌两世为人,却也没见过这等香艳的场景,一时间面红耳赤,呼吸都不知不觉急促起来。

望着女子将亵衣微微撩起一角,好似要将最神秘的地方暴露出来,却又将两条滑腻腻的美腿紧紧纠缠在一起。这等欲拒还迎的风情,直教人血脉喷张,难以自持。

刘彦昌感觉自己的喉咙变得沙哑,又干又紧难以发出声音,双手不停的颤抖着,连剑柄都握不稳,心脏“噗通噗通”的跳着,仿佛要从胸膛里跳出来。

异香入体,满目桃花。刘彦昌一步一步,宛如行尸走肉一般,向着女人堆中走去。他的双眼中透着迷醉的光彩,宛如身处迷幻梦境之中。

崔婉儿本来躲藏在古玉之中,不便现身,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彦昌一步步走进深渊。只能焦急的呼喊道:“相公,相公!快醒醒!”

可是刘彦昌却充耳不闻,恍若未觉,甚至连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淫邪的笑容。

崔婉儿大急,花容失色,只能直接显出形来,挡在刘彦昌的面前。双手紧紧抓住刘彦昌的臂膀,边摇边喊道:“相公,你快点儿醒来啊!婉儿求求你了!”

“呵呵!”阁楼之中传来一阵轻笑,正是白仙庵庵主白衣仙子的声音,“没想到这个男人当真风流的紧,随身还带着这么一只漂亮的小女鬼呢!可惜啊,中了我的销魂咒外加桃花煞,怕是没这么容易醒了!”

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到现在还要藏头露尾?”崔婉儿一把抽出玄霜剑,警惕的看着阁楼四周,她虽然不明白销魂咒和桃花煞是什么,但必定是高深法术,不易破解。如今想要挽救刘彦昌,就只能与施术之人一战了。

“玄霜剑?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这柄剑究竟是怎么得来的?”白衣仙子大惊失色,直接出现在崔婉儿面前,她知道白衣尊者的厉害,如果施展请神上身之术的话,战斗力还远在她之上。只是白衣尊者的玄霜剑怎么会出现在这女鬼的手中呢?她百思不得其解,接连问出几个问题。

“你真的想知道吗?那就收了你这**的法术吧!”眼见刘彦昌脸色酡红,呼吸急促,越陷越深,崔婉儿焦急不已。

白衣仙子轻轻一笑,一拂水袖道:“好妹妹,你觉得现在你有资格谈条件吗?你现在不想说不要紧,到时候你会哭着喊着求着告诉我的!”

崔婉儿知道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当先出招,举剑便刺。这一剑直接穿过白衣仙子的胸膛,只是还没来得及露出喜意,却见白衣仙子如水波一般消散,原来只是一片虚影而已。

“妹妹的脾气还真是大啊,有力气先陪我这些婢女玩玩吧,只怕你那好相公一会儿就要当着你的面丑态百出了!”

崔婉儿又急又气,只能怒骂道:“你这恶毒的女人,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可是白衣仙子却不再理会她,之前的琴音再现,隐隐的动人心魄,房中的女子舞动的也更加曼妙。身上只披着轻纱,隐现曼妙胴体,乳波臀浪。

崔婉儿虽然只是女子,却也羞红了脸。而刘彦昌更是不济,朦朦胧胧的似乎隔着一层雾气,看到了诸多的倩影,意为之迷,心为之醉。

桃花煞是一种毒瘴,一不小心呼入之人,必然会感染其春毒,内心激情洋溢,无法抑制。鬼类因为无需呼吸,自然不受桃花煞的影响,只是销魂咒的琴音入耳,崔婉儿也似有中招的迹象,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刘彦昌,口中喃喃道:“相公!”

浑然之间,两人自清溪镇外的乱坟岗相识起,许许多多的回忆浮现他的脑海,那些痛苦与甜蜜交杂的刻骨铭心,她发誓一辈子都要跟着他。

白衣仙子心中得计冷笑,这种事她做来,简直是信手拈来,轻松无比。只有傻子才会真刀真枪的拼杀,她才不会干这种大煞风景的事,只需运筹闺房之中,便能决胜千里之外。

对付一般人她可舍不得用桃花煞外加销魂咒同使,只是这刘彦昌年轻力壮,长相也深得她的心意,只想通过咒术将其收服。到时候不仅能供她驱使,还能助她修炼,岂不是一石二鸟,一举多得?

如果刘彦昌修炼的是什么清心的功法,说不定还能抵抗这销魂咒与桃花煞的合击,只可惜他修行的本就是《真龙九变》。与普通的佛门道家的法诀不同,这龙族之法可不讲究清心禁欲,反倒是修炼之后身体强壮,欲望更加强盛。

平时还好,但是被销魂咒引动,再加上桃花煞火上浇油,刘彦昌纯粹就像是被点燃的火药桶,哪有不爆发的道理?

不过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刘彦昌即将狼性爆发之时,一阵清风拂来,团团柳絮飘得满院,带着一团清气送入阁楼之中。

刘彦昌鼻子一嗅,心中一清,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,运起《真龙九变》。体内龙元流转,灵光一闪,立刻就将桃花煞气镇压下去。无论是躁动的真气,还是纷杂的旖念,很快就平复下去。

他的心神陡然一清,灵气运至双目,再望向阁楼之中女子之时,却发现她们也都是普通女子。着装打扮统一,就与镇上在他面前自杀的那个女子一般无二。那一张张令人魂牵梦绕的脸,陡然变得平庸起来,再不复之前的诱惑。她们脸上的表情僵硬,都显得极为的虚假造作,不复方才的动人。看得出来,她们应该也是被人用某种法术控制,早已失去了原本的心智。

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媚术?李刘彦昌拧着眉头,他不是傻子,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深沉恶意。他原以为凭借自己的身手,在这小小的巨柳镇就算是不能横着走,也没什么对付不了的敌手。所以他才大摇大摆追至白仙庵,即便探不出究竟,也大可以脱身。

然而,这红尘世界的种种鬼蜮伎俩,却比他想象的要多的多。如果不是刚才那一阵清风破解了法术,他只怕也着了道,落得这些婢女一般失去心智的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