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四章 鹰虎山神


听着崔婉儿和寇三娘只讲一些私事,刘彦昌原本还有些不耐烦,但是他答应此事由崔婉儿来问,也只好由她。

渐渐地,刘彦昌在旁边听着,也就发现了不少的端倪。

寇三娘本是紫阳县巨柳镇上一个富户,寇洪的小女儿。寇家在巨柳镇也算是有钱人家,但寇洪其人却是典型的吝啬鬼、守财奴,不光为人是铁公鸡一毛不拔。在面对女儿的婚事上,也是大包大揽,要将寇三娘嫁给紫阳城里的有钱商人。

寇三娘听说她未来的夫君是个文不成武不就,只知道眠花宿柳的富二代,心里十分抗拒。在与父亲寇洪几番交涉无果后,便心下一横,趁着夜色逃出家门。

可是她的命着实不好,在准备坐船东下的时候,却十分不巧的遇到一个采花贼人。那人见她生得美丽,又孤身一人在外,顿时就动了歪念头。

寇三娘性子也很刚强,拼死不从,逼不得已,竟纵身跃下行船,消失在滚滚河水之中。

她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已经就此结束,谁知天不遂人愿,醒来时自然见到的就是卖茶的老婆子。竟还得知自己变成了一只水鬼,并不能托生,只能用水莽草找到替身之后,才能去地狱轮回下一世。

在老婆子的诱骗威胁之下,寇三娘只好帮她作恶,以年轻的美貌引过往路人饮下水莽草茶。

只是答应她找到替身就能托生的诺言迟迟没有兑现,时间长了,寇三娘自然心生疑虑。老婆子却告诉她,喝下毒茶的那些路人并没有死,都被一个叫白仙庵的寺院给救了。

所以至今为止,她仍旧没能找到替身,这个水莽草毒茶还得继续卖下去。

寇三娘是有喜有忧,喜的是自己虽然作恶,终究没有害人。忧的是自己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得持续多久,活着的时候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,死了之后仍旧被人奴役。

刘彦昌听完只有一个感觉,天下幸运的人大都是相同的,但是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。崔婉儿家道不幸,寇三娘人生不幸,总之都是值得同情和帮助的人。

“寇姑娘,你知道那老婆子的落脚地点吗?”刘彦昌问道。

经过崔婉儿与她的悉心交谈,寇三娘对刘彦昌虽然还心存芥蒂,不过已经好多了。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知道的地方只有云盘山上的山神庙,只是不知道她还在不在那里!”

“云盘山,山神庙?我们这就去!”刘彦昌现在也无从选择,详加考证,既然有这一条藤,他只能顺着藤摸下去再说。

刘彦昌让两只女鬼藏进古玉,他解下马车,骑着快马就往云盘山赶去。

云盘山在巨柳镇以北,山体高耸入云,状如腾飞的巨龙。因为在这一带很出名,所以找个路边的农人一问,便都清楚了。

只是老农说道,若是想去求神祈愿的话,不建议去已经荒废的山神庙,还是数月以前新建的白仙庵更为灵验。

刘彦昌谢过老农的好意,他可不是求神祈愿,反倒是寻衅滋事。不过白仙庵这个名字又一次出现在他耳中,倒是让他着心留意起来。

一路攀升,山高路险,最终刘彦昌只能弃马步行,一路寒风刺骨,实在艰辛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夕阳西下,天色都黯淡了,刘彦昌才在半山云雾间看到一间古旧庙宇的影子。

刘彦昌走近庙宇,只见牌匾尚在,只是金漆尽褪,只余勉强可辨认的五个大字“鹰虎山神庙”。山神庙的围墙残破不堪,两扇大门红漆剥落,庙门虚掩,蛛网纠缠,里面似乎并无灯火。

刘彦昌心头暗叹,看来还是找错了地方,那个老婆子估计早已经没将这里当做落脚点了。

只是现在天色已晚,下山之路更加难行,也只好再此讲究一晚。明日再做打算,寻找姐姐的下落。

刘彦昌推开庙门,院内全是枯叶败草,积有半尺之厚,连原来的路径也淹没在杂草之中了。

左右四顾,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尊神像,神像上灰尘满布蛛网密结,像前香案残破,香火断绝。不过有一点值得称道,就是神像足有一丈多高,面目狰狞可怕,肩膀上蹲着苍鹰,胯下伏着猛虎,威武不凡。

看来这架鹰御虎,就是“鹰虎神”名号的由来了。

“也不知道这山神是不是真的存在!”刘彦昌自言自语,他本想等崔婉儿回答,谁知道有了寇三娘这个姐妹作伴后,就很少理会他了。

刘彦昌闲来无事,干脆在庙中左右看一看,发现庙后种着几棵银杏树,都是枝干粗壮,少说也有两三百岁了。银杏叶全都落在地上,让地面一片金黄,煞是好看。

刘彦昌干脆在树下盘膝而坐,闭目凝神参悟《真龙九变》,权当做休息。

夜晚,月色初起,光线朦胧。这样偏僻的山神庙竟又来了一老一少两个人。老头儿年约五旬,但依旧健硕,颌下的胡子长可及胸,气宇轩昂与众不同。少年约莫二十多岁,长得也是虎背熊腰。

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庙里,径直来到大殿之上。

少年忽然打了个寒颤,抽了下鼻子道:“师傅,这鬼天气实在是太冷了,不如生个火吧!”

老头儿稍稍思索了一下道:“也好,你出去寻些木柴回来,记得不要走远了!”

少年笑道:“师傅,您放心便是,这破庙哪里弄不到点柴烧?”

话音刚落,飞身一脚便踹向破旧的木门。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老旧的庙门应声碎裂,少年便将损毁的木门当柴火收拾起来。

老头儿脸色大变,怒道:“你这混账东西,岂可对山神不敬?”

少年哈哈大笑:“师傅,你也太愚鲁了吧。若这山神庙当真有神灵存在的话,岂会如此破败不堪,香火全无呢?”

老头儿长叹一口气道:“敬神神如在,不管有不有神灵,比都不应该做如此之事。今夜这山神庙庇护我们一夜不受风霜之寒,我们便应心存感激,岂可恩将仇报?若人人皆如你这般,只怕山神庙早就毁了,我们岂不是要露宿山林?”

少年面色微寒,一脸的不耐烦,显然是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。面对着昏黄的火光,他的眼睛神色不停变换,手不停摸索着腰间的刀柄,这些小动作早已预示着他可怕的心理。

只是老头儿完全没有注意到,仍旧在喋喋不休,或许他从没料到自己的爱徒已经动了杀机。

忽然,少年拔刀暴起,刀刃倒映着火光,宛如毒蛇吐信,直刺老头儿的心窝。

老头儿不甘心的倒在地上,口中涌着血沫,问道:“你,你为何要弑师?”

少年冷冷一笑,年轻的面容早已变得狰狞而恐怖,寒声道:“师傅,都怪你太正气了!若你知道苦李村的寡妇是我杀的,还杀了她的幼子,你会放过我吗?”

老头儿一口鲜血喷出,却已然死不瞑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