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3.一见钟情3(1 / 2)


姜饼有点被吓着了,后半句话直接哽在了喉咙里,根本没说出来。他完全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,睁大了眼睛一脸迷茫的样子。

“呵——”

那帅到没边的高大男人忽然冷笑了一声,说:“嗯?这个月有7个冒充我女朋友的人,你倒是挺有新意的,直接冒充我妻子?”

“不,不……”姜饼赶紧又摇头又摇手,说:“你误会了,我是说,我是你妻子的朋友,是朋友。她有话想要转告你。”

男人又冷笑了一声,抬起手来看了一眼腕表,说:“我还有会议,你们把这个白日做梦的人赶走。”

“诶……等一等……”

姜饼还想努力一下,但是已经被两个保镖给拦住了。

那高大男人根本不再看他第二眼,从他身边经过,大长腿两步迈进了大厦的玻璃门。

“等一下……”

姜饼想要追,两个保镖又把他拦了下来,说:“你不能进去。”

“姜饼!姜饼!”

女鬼眼看着姜饼认错了人,在对面的商铺阴影里干着急,好不容易终于来了一块云朵,赶紧趁着阳光削弱跑了过来。

女鬼着急的说:“姜饼,你认错人了,不是他。”

姜饼:“……”

姜饼瞬间就懵了,不是那位先生?

黑西服,蓝手表,还有眼角的痣……

女鬼不好意思的说:“真的不是他,他是苏远琛,算是我的侄子吧。”

那两个保镖还以为姜饼会死缠烂打,谁想到转眼之间,姜饼就自己走了,完全不需要他们再费口舌。

苏远琛是谁,姜饼并不知道,他很少关注凡人的新闻。

不过据女鬼说,这栋大厦就是苏家的,而苏远琛是苏家最大的股东,虽然很多苏家的人不想承认,但是苏远琛年纪轻轻,已经是苏家的掌门人,是苏家的家主。

女鬼也算苏家的人,是苏家的旁支,所以她和丈夫结婚之后,就把丈夫弄到这边来工作了。

“那你丈夫……”姜饼想问女鬼的丈夫还有没有什么特点。

女鬼仿佛没听到姜饼说话,突然盯着一个方向傻呆呆的。

姜饼侧头去看,一辆车子又开到了大厦门口,有个男人带着秘书走进了大厦,很快消失了。

姜饼问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女鬼说:“是他,他是我丈夫!就是他!”

姜饼赶紧伸头去看,不过那个男人已经走了,根本什么也没看到。

“那我们去追吧!快走!”

女鬼不用他说,她迫切的想要再次见到自己丈夫,已经一闪身就追进了大厦。而姜饼就……

不是那么顺利了……

姜饼刚才“冒充”了苏远琛的妻子,当然这只是一个误会,不过门口的保镖和前台妹子已经把他自动划到“骗子”一类里,当然不可能让姜饼进去。

姜饼实在是没办法,只好用术法隐身去追女鬼和她丈夫。

大厦实在是很宏伟,里面富丽堂皇的,姜饼从没来过这么好看的地方,一进去晕头转向,都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追人才好。

姜饼废了好长时间,才感觉到女鬼的气息,顺着那股阴气一直往楼上走,在十五层的一个办公室门口瞧见了女鬼。

姜饼这一瞧,顿时吓了一跳。

就瞧办公室的门口有一团黑气,浑浊又乌黑,姜饼还没走近,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怨气和煞气,差点压的他喘不过来气儿。

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

姜饼几乎看不出来那就是女鬼了,她的容貌被怨气遮盖,就仿佛一个厉鬼一样,随时都会找人索命。

女鬼慢慢的回头,眼神呆滞的看着姜饼,喉咙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好像在哭,又好像在笑。

姜饼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吓得脊背发凉。

姜饼能够成为三界唯一的甜饼精,其实是因为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一个人的性命。

他不过是个小小的甜饼精,完全不能跟那些修炼了几千年的大妖精相比,道行先不说,阅历就少的可怜。

那女鬼的模样实在可怕,姜饼一问她,她嗓子里的呜呜声更大了,缓缓的抬起手来,指着办公室的门,嗓音沙哑的说:“他……他……他骗我!”

“骗子!”

“他骗我!”

“我那么爱他!”

“他为什么骗我!”

“为什么要杀我!”

姜饼完全听不懂女鬼什么意思,没头没尾的。而这个时候,女鬼已经化作一团黑气,直接冲进了那间办公室里。

姜饼大喊一声:“等等我!”

姜饼也赶紧往前一冲,穿过门板直接跃了进去。

办公室里有两个人,一男一女,他们看不到女鬼,也看不到隐身的姜饼。

那男人就是女鬼的丈夫,穿着黑西服,眼角有一颗……黑痣。

姜饼其实很想吐槽,那不是黑痣好不好,明明是个黑色的大瘊子啊!

女鬼的丈夫正在和他的秘书说话,然而那女秘书此时正坐在男人的腿上,两个人举止相当亲密。

姜饼一瞧也傻了眼,看来女鬼的丈夫和他的秘书,有点什么不正当的关系……

果不其然,秘书笑着在男人嘴上亲了两口,说:“周先生,你什么时候娶我呀!”

周先生说:“我的心肝儿,别着急。小不忍乱大谋,那个母老虎才死,总要安抚一下苏家的人,不然咱们可什么也得不到。你要知道,母老虎虽然有一份保险,受益人是我的名字。可是和苏家的股份相比,那份保险金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秘书娇嗔着说:“讨厌,人家可都等了你一年了,你不能辜负人家。”

“当然了,你那么美,我怎么舍得?”周先生说。

姜饼只是听了两句,虽然不太懂凡人的勾心斗角,但是他并不笨,再想一想刚才女鬼的话,忽然就被吓着了。

姜饼实在不敢相信,女鬼一路都在说她的丈夫有多好,而现在女鬼才死,她的丈夫却抱着另外一个女人,说着女鬼的坏话,似乎平时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,根本就是谎言。

之前女鬼和姜饼提过,她怕丈夫以后会受苦,说家人对她丈夫有成见,所以早就做了打算。

打算就是一份保险金,受益人是女鬼的丈夫,也就是周先生。如果女鬼突然出了意外,那么会有一大笔钱归到周先生的账户下,足够周先生衣食无忧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“骗我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“我那么爱你……为什么要杀我……”

姜饼迟疑的小声问:“你……不是出了车祸吗?他……”

女鬼的戾气越来越重,突然嘶声力竭的大喊:“是他!是他亲口承认的!他和这个贱人合谋!他亲口承认!在我的车上做了手脚!”

姜饼简直被接二连三的震惊弄傻了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女鬼又大喊了一声,黑气冲天而起,朝着那周先生和秘书就冲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