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7章 這昏君也太狠了!


    李天城這個名字畢竟特殊,這不是退圈了,而是直接人沒了,被李二活活拿下……之后鬼知道是什么去路。

     發生這種事情,但凡,別說是人了,就是動物都會打從心底里恐懼,而也因為是在這種恐懼之下,裴寂等人的心態就逐漸發生變化,除了變得更加務實了一些之外,主要就是變得更以王景為尊了,基本上事事都聽王景之命。

     這天王景一得到消息突然之間人都懵掉了,那這情況,對于裴寂的打擊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大。這尼瑪龍頭老大都這鳥樣了,那兄弟們還不是妥妥的拉閘完事。不過等到王景回過神來,這一陣功夫下來裴寂自己也冷靜下來,于是接著也十分認真的問道,“王兄,咱們這可……這可怎么辦吶?”

     此刻的裴寂十分緊張,萬一再一個不小心,到時候鬼知道。

     不,管他鬼知道神知不知道李二這昏君又打算如何來迫害人民,反正這事自己是真頂不住了,現在也只能看王景了,先等這老大拿個主意——方向性的大主意,然后大伙再說別的才有意義。

     人類這種生物就是這么神奇,有領導的時候天天恨領導,但沒有領導的時候,這方向,基調,這種東西不確定,心里又沒安全感,反正對于此刻的裴寂來說,心情就是這么的矛盾!

     不過好在王景就在面前。

     被小弟這么一問,王景也是目光微微亮了一亮——這讓裴寂又不由得感覺好了不少,看來這老大確實是恢復神智了。不過事情究竟怎么解決呢?

     因為看到王景恢復了神智,裴寂心中自也有了安全感,這人一有了安全感自然腦子也會活絡起來,不過裴寂腦海里轉了幾圈,卻總感覺好像還是沒有什么思路。

     這折損太嚴重了,李二這昏君也太狠了!

     要說有“思路”,那也是手里有點什么手牌的時候才談得上,現在船隊折損至今。

     王景聞裴寂所問卻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皺了皺眉重新問道,“裴賢弟,咱們還剩多少海船?”

     此刻正如裴寂觀察到的那樣,王景一陣無聲的氣急好懸沒背過氣去……之后,還是恢復了思考,不過盡管恢復了思考,但其實王景也并沒有比裴寂多出多少聰明才智。

     此時此刻對于他而言,主要關心的還是現在狀況如何,如果真的折損太狠,比如只剩三十條乃至二十條船,這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!

     因為之前最初的時候,大伙好幾次遭遇謎之“火災”,先前兩次分別是折損了一條船,接著是十幾條船,再然后竟然是一次性就折損了足足半數的船只!

     這么嚴重的折損……要說此刻的王景已經基本過了痛不欲生的階段,心態恢復了不少,而恢復心態理智的想想,其實對于王景來說,這個結果也不能算是例外。

     畢竟如果易地而處,甚至不用易地而處,只要自己也有和李二的那種“潛挺”同等強大的軍事手段,那么自己也會全力報復李二這狗皇帝。

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對方謀定后動一擊破壞你大量船只,這你又有什么好意外的呢?人之常情這四個字說的不就是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 而既然,之前這半月間,李二通過準備周詳之后伺機一動連破自己這邊戰船七十余條,基本就是一半,那么對方再度發動攻擊,這折損一半很顯然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 不過王景還是覺得有些詫異,因為如上這樣想似乎沒什么問題,但卻有一個很明顯的疑點。

     這個疑點就是,昨夜的自己。

     沒錯,不是其他任何人而就是自己,至于邏輯就很簡單。

     李二動用這“潛挺”,應當說是極為厲害,而且顯而易見這是李家二郎軍中最新的兵器。

     從前自己可不曾聽聞過這等物事存在于這個世上。

     而既然是這等稀罕銳利的神兵,那么可想而知,無論是李二還是其他任何人,用起來就一定都是極為謹慎,謀劃周全之后才會行動。五姓五望此前大半月之間遭遇之事,也基本可以驗證這種邏輯。

     那么……既然對方是謀定后動,為何自己竟能發現對方的潛挺??

     這潛挺說來詭異,竟然能在水下航行,還能發動猛攻,但目前看來,這“潛挺”也如民間傳說的鯨王爺一般,雖然能潛行水下但還是時不時需要浮上水面換氣。

     而這就有點奇怪了,自己都看出這潛挺在海中并不是完全隱形,實際上還是有一定蹤跡,那這么明顯的事,為何起建、部署,和運用、派遣這潛挺的李二,李二麾下的那些兵將謀士,這些人會不知道?

     這些人自身就是那什么潛挺怪船的主人,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這潛挺船出航作戰時是什么模樣吧,這話又說回來,這個潛挺船李二那邊又不是頭一回使用,五姓五望這邊一連大半個月的時間一直在損兵折將,對方不但是用過,而且還相當成功的運用了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 這充分說明,對方在海上還沒有效發動攻勢,就被自己用望遠鏡偵查到了,這件事是沒有道理的,是反常的,如果這是失誤,那這失誤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 這是哪怕五姓七望作為一群飽學鴻儒,天下最為仁義的一群人,不通兵事,都不可能犯的失誤。

     那么問題來了,李家二郎和他麾下的虎狼之師,這些家伙又豈會犯這種錯誤?

     這特么的就簡直不是一般的不可思議了,這完全不符合常理,而對方也是出來打仗的,哪來那么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?人家出來打仗自己不會規劃的?既然不可能不規劃,那就不可能不注意到這種“失誤”。

     所以顯然,這實際上并不是李二的軍隊在失誤。

     而是別有隱情!

     不過,對于此刻的王景來說,自己只是剛剛從李二的殘暴追擊中逃出生天而已,能活命到此刻就算是謝天謝地了,至于情報那更是太少,什么也看不出,只能看看裴寂怎么說了。

     “大概……王兄,想來是十艘。”